传统文化  

诗词异貌

2016-01-12 17:52 来源:语言文字报
  • 64人参与
  • 0人评论

诗词一脉,都以抒情为特质,以表现为手段,但是从诞生之日起,词便因其独具的文化因子,呈现出与诗体不同的风貌特征。除形式上的差异外,这种不同还表现在题材、风格等内在的方面。

题材 在题材内容上,词和诗有明显的不同。简而言之,诗偏于言志,词偏于写情。言志的诗,要求具有从思想感情和情操意志上影响人、改造人的作用,具有对社会的伦理道德的规范作用和风俗民情的教化作用,而词在题材内容上的一个显著特色,即主要抒写男欢女爱的恋情。这类词在词史中一直占据主导地位,而且也最能代表词体文学的特色。即便是豪放词雄风振起、苏东坡辛弃疾之词如黄钟大吕在词坛回荡之时,写男女之情、风格婉约的词,在词史上的正宗地位也从来没有从根本上动摇过。

词在表现男女爱情时,又把女性作为主要审美对象,极力描摹女性的风韵仪态,使词成为中国诗歌史上竭力挣脱诗教束缚、集中描写爱情意识的纯情诗。可以说词是一种专以描摹人的心态和情感为能事的一种文体,是最富有女性纯情之美的一种文学样式。

风格 诗庄词媚,诗硬词婉,诗实词虚,诗境阔、词境狭——不仅指题材,更主要指与题材相关联的风格。有时即便是相同的题材,但诗和词所呈现的风格却大不相同。

如怀古题材的诗,风格大都沉郁苍凉(如刘禹锡的《西塞山怀古》),而在怀古题材的词中,却往往插入艳情,就连苏东坡《念奴娇·赤壁怀古》词,也在豪语健笔中,忽然插入一句“小乔初嫁了”的温情柔笔。即便是同一位作者,所写的诗和词的风格,也有很大的不同。比如,李清照词《声声慢》和她的诗《夏日绝句》相比,风格迥异,一目了然。

清代王又华辑《古今词论》引李东琪之语说:“诗庄词媚,其体元别。”又引毛稚黄(先舒)之语说:“诗硬词婉”“诗实词虚”(《词话丛编》)。清代田同之《西圃词说》云:“诗贵庄,而词不嫌佻;诗贵厚,而词不嫌薄;诗贵含蓄,而词不嫌流露。”王国维《人间词话删稿》中则说:“词之为体,要眇宜修。能言诗之所不能言,而不能尽言诗之所能言。诗之境阔,词之言长。”所有这些论述,都从不同的侧面道出了词独有的特色。

总之,词的总体风格特征是细腻深婉,不以表达群体共同情感为能事,而是擅长表达个体特殊情感;词不是向所抒感情的广度上横向推进,而是力求向所抒感情的深度上纵向开掘;词不是向情感的强烈显露方面积极扩张,而是刻意追求情感的含蓄蕴藉;词不是向情感的粗率豪放方面努力攀登,而是顽强渗透情感的细腻婉曲。

(选自语文出版社《唐宋诗词鉴赏》,2007年12月版)

会员评论

热点图片


真语文泸州站组图

真语文长春站组图

真语文北京顺义站组图

热点视频


贾志敏《爸爸的老师》

黄厚江《孔乙己》

余映潮《蝉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