传统文化  

巧言 令色 仁义

——教学生从《论语》中学说话

2016-01-13 13:15 来源:语言文字报
  • 65人参与
  • 0人评论

“巧言令色,鲜乎仁”按照惯常的理解,认为孔子说的是花言巧语的人,很少有合乎仁道的。翻开清代段玉裁《说文解字注》关于“巧”“令”的解释,“巧,技也。从工丂声”,“令,善也”,我们是否可以这么理解孔子的话:说话(过于)强调技巧、(过于)强调姿态容貌,仁道就少了。如果站在语文教师的角度,让学生适度掌握言说技巧、说话合乎情景,在说文解字、品文赏读中受到思想情感的熏陶,这些都是我们中小学语文老师必须做的。

要教会学生“巧言”。中学语文教学的目的是让学生正确使用祖国的语言文字,利用语言表情达意。因此,语文教学是一门重语言文字使用的实践性学科。毋庸置疑,让学生说好语言、用好文字,是语文教学天经地义的事情,“巧言”理所当然是语文老师教学的重要目标之一。打开历史长卷,聚焦孔子所处的时代,我们可以看到不少长于言辞的古人,所谓的孔门四科里,一样也有言辞博辩的巨子。“巧言”就是要说得巧妙准确。说话准是前提之一,指说得明明白白、实事求是。“巧言”还指说话要简洁,要说得干干脆脆、言简意赅。“巧言”即说话要活,活是说话的核心要素。说话就是要说得有板有眼、引人入胜。为了说得有板有眼、引人入胜,适当的修辞技巧、“添油加醋”是可以的。

要教会学生“令色”。“令色”字面意思是好脸色。站在语文教学的角度,不如理解为说话要注意场合,言所当言。实际上,孔子非常注意这些方面的影响。“孔子于乡党,恂恂如也,似不能言者”,孔子在自己的家乡,表现很恭敬谨慎,好像不会讲话的样子——这是孔子在自己本乡表现出来的行仪。“君召使摈,色勃如也;足躩如也。揖所与立,左右手,衣前后,襜如也。趋进,翼如也。宾退,必复命曰:宾不顾矣。”国君召孔子接待宾客,他脸色庄重,脚步如飞,肩膀像鸟翅样,向和自己站在一起的人左右手作揖,衣服前后摆动,整齐不乱。一定要送走宾客才回复君主:“宾客不回头张望了呀。”孔子展现出的国臣礼仪风采,可见他整个接待任务完成的质量与本身的人格力量。类似例子在《论语》中俯拾皆是,在乡邻面前、在学生面前、在下级面前、在上级面前、在同事面前、在王侯面前,孔子都十分注重自身的言行举止,在不同的人面前有不同的礼仪。

要教会学生“仁义”。今天,学科分工越来越细,所谓文史哲不分家的老传统已经不复存在,“文”“道”分隔也日益凸显。语文教学不能只管“语言文字的运用”(文字、文章),而完全剥离于道统之外。

我们必须在语文教学中深深品味、提炼几千年来先辈们在文字里用智慧注入的文化道德思想。古人的思想不可能按照今天的理念再行解构重组,语文教学也不必科学化、标准化地将“仁”置之度外。我们必须在语文教学、班主任、政教科、教务科甚至公检法的一些适当职能中以文章形式隐喻地表达,这并非是把语文课上成生物课、地理课、政治课,而是有语文味地完成语文教学,同时用儒家正统的仁爱思想,潜移默化地影响年轻的一代。

孔子之所以认为“巧言令色,鲜乎仁”,也许正是因为他对“仁”的高度寄托与重视。正因为如此,他降低了对同等重要的语言的要求。我们可以从他的一些言论中得到印证,譬如:“益者三友,损者三友。友直,友谅,友多闻,益矣。友便辟,友善柔,友便佞,损矣。”孔子认为有益的朋友有三种,有害的朋友有三种。结交正直的朋友、诚信的朋友、知识广博的朋友,是有益的。结交谄媚逢迎的人、表面奉承而背后诽谤人的人、善于花言巧语的人,是有害的。这样重内涵轻言辞的表述很多。他是一个崇仁斥佞,特别厌恶那些巧辞善辩、假仁假义的人,也许与他所处封建专制政体下,那种夸夸其谈不修内德者大行其道的背景有关。他认为“君子欲讷于言而敏于行”,君子不会夸夸其谈,但做起事来却敏捷灵巧。

今天,我们强调实施“一个也不能少”的全面发展教育,在重读《论语》中体味出一点新理解,当不至于引起老夫子以及一些考据家的不满。

(肖君健系湖南娄底教师教育科学研究所研究员、刘咏荞系湖南娄底一中教师)

会员评论

热点图片


真语文泸州站组图

真语文长春站组图

真语文北京顺义站组图

热点视频


贾志敏《爸爸的老师》

黄厚江《孔乙己》

余映潮《蝉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