传统文化  

对仗

2016-01-13 13:17 来源:语言文字报
  • 280人参与
  • 0人评论

讲究对仗是近体诗一大特点。对仗就是把同类或对立概念的词语,放在相对应的位置上,使之出现相互映衬的状态,使语句更具韵味,增强词语表现力。对仗是律诗中间两联(颔联和颈联)的要求,首联和尾联可对可不对。排除首尾两联外,中间各联都必须对仗。绝句原则上可以不用对仗。以平仄对仗而论,绝句可以视为截取律诗的四句而成:或截取前后二联,都不用对仗;或截取中间二联,全用对仗;或截取前二联,首联不用对仗;或截取后二联,尾联不用对仗。

对仗比对偶的要求严格。对偶只要求两个句子字数相等,结构、词性大体相同,如“先天下之忧而忧,后天下之乐而乐”(范仲淹《岳阳楼记》);而对仗不但要求对仗成分的句法结构和词性相同,而且讲求事类一致,比如天文对天文,地理对地理,数目对数目,方位对方位,颜色对颜色,时令对时令,器物对器物,人事对人事,生物对生物,等等,还要求避免同字相对。实际上,除非是修辞的需要,在近体诗中必须避免出现相同的字。

像“青山横北郭,白水绕东城”(李白《送友人》)这样句法、词性、词类、事类都相对严格的对仗,叫做工对,也叫“的对”。与工对相对而言的是宽对,只要词性相同,便可相对。近体诗中还有一些特殊的对仗形式,如借对、流水对等。借对是借用汉字一字多义构成对仗。某字在诗中内容上用的是甲义,形式上却借用其乙义与另一字形成对仗。如杜甫《曲江二首》(其二):“酒渍寻常行处有,人生七十古来稀。”“寻常”在诗中是“通常”义,但从对仗说,却是借“八尺为寻,倍寻为常”这一数目义与下句的“七十”相对。流水对指一联的出句和对句字面上两两相对,意思上却前后相承。白居易《赋得古原草送别》中的“野火烧不尽,春风吹又生”,就是流水对。

格律诗一联之中对仗的上下两句,一般内容不同或相反。如果两句完全同义或基本同义,上下句意思相重复,好像两只手掌合在一起,叫做“合掌”。宋之问《初到黄梅》诗:“马上逢寒食,途中属暮春”,纪昀《瀛奎律髓刊误》就评论说:“‘途中’‘马上’、‘暮春’‘寒食’,未免合掌。”“合掌”是诗家的大忌。因为诗的篇幅短,要使诗的内容丰富,就应该让每一个词都充分发挥作用。

总的来说,对仗运用得当,可以增加诗的艺术性;但是太过拘泥,又会束缚思想内容的表达。相对而言,近体诗的对仗不像平仄那样严格,诗人在运用对仗的时候尚有较大的自由。

词的对仗不像近体诗那么严格,什么地方用对仗也不那么固定。凡不要求用对仗的句子,如果用了对仗,或是在一般要求用对仗的地方而某词却不用对仗,这里往往就是作者可以琢磨、别具匠心之处,特别值得细心品味。

(选自语文出版社《唐宋诗词鉴赏》,2007年12月版)

会员评论

热点图片


真语文泸州站组图

真语文长春站组图

真语文北京顺义站组图

热点视频


贾志敏《爸爸的老师》

黄厚江《孔乙己》

余映潮《蝉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