传统文化  

谭汝为:小议通感

2017-06-14 17:06 来源:语言文字报 谭汝为
  • 16人参与
  • 0人评论

所谓通感就是视觉、听觉、嗅觉、味觉、触觉的沟通交融,古典诗歌中运用通感这一修辞手法的佳作很多。其实通感是在大脑支配下的一种触类旁通、由此及彼的联想。在诗歌创作过程中,这种思维联想的展开是诗人心理活动中的一种幻觉过程。请看摹写音乐和绘画的两首唐诗:

(1)风吹声如隔彩霞,不知墙外是谁家。重门深锁无寻处,疑有碧桃千树花。(郎士元《听邻家吹笙》)

(2)婵娟不失筠粉态,萧飒尽得风烟情。举头忽看不似画,低耳静听疑有声。(白居易《画竹歌》节选)

《听邻家吹笙》写诗人在聆听音乐时,听觉的感受牵动了艺术上的通感,思维屏幕上出现了美丽的视觉形象——“碧桃千树花”。《画竹歌》写诗人在欣赏墨竹画时,枝条劲直、栩栩如生的竹枝竹叶,竟使诗人忘却了这不过是一幅画面,似乎听到了风吹竹叶的瑟瑟之声。从乐声中能见到画面,从图画中能听到声音,这种奇妙的心理现象就是艺术通感。

从创作角度来看,一切优秀的艺术形象都是艺术家苦心孤诣地调动全部身心去感受、体验生活,进而真实、完美地再造生活的产物。从鉴赏角度分析,艺术形象呈现在耳畔目前时,鉴赏者只有调动起各种审美感官同时去捕捉、接受、理解,才有可能真切地领略艺术美感的真谛。譬如我们读“哀响馥若兰”这句诗时,视觉(“兰”)、听觉(“响”)、嗅觉(“馥”)应产生“共鸣”。在诗歌鉴赏过程中,只有调动全部感官,通过语言的流动过程(默读或吟诵)接受形象,再通过想象才能真正进入作品中的艺术世界——产生临其境、观其色、闻其香、聆其声、品其味、触及冷暖、感其哀乐等全方位的立体感受。这种多方沟通、浮想联翩的艺术感受自然也就更加深切、透彻了。

意大利美学家克罗齐有一句名言:“艺术家的全部技巧,就是要创造引起读者审美再创造的刺激物。”通感就是创造这种刺激物的技巧。它犹如一条美丽的彩带,把感觉和想象联结在一起,把创作和欣赏沟通于一气。通感必须遵循一定的规律,它应该在人们生活经验(尤其是审美经验)和思维习惯、心理活动的轨道上“运动”。无论是创作还是欣赏,各种感官在沟通融合、领略美感的同时,都必然会殊途同归地引起心灵的悸动。

(作者系天津师范大学教授)

会员评论

热点图片


真语文泸州站组图

真语文长春站组图

真语文北京顺义站组图

热点视频


贾志敏《爸爸的老师》

黄厚江《孔乙己》

余映潮《蝉》